首页  红安概况    新闻中心  红安视频  经典红安  招商引资  红安党建  文化旅游  专题网站
黄麻英烈传——张行静
发布时间:2018-09-02 09:29    作者:.    来源:红安网整理


张行静(1901-1929),字锦壁,乳名恩元,出生于湖北省红安县华家河镇张必贵村一个书香世家。兄弟两人,他排行老大。自幼跟随教私塾的祖父读书,后考入县立高等小学。1924年入武汉中学第二部学习。该校是1920年董必武等人创办的,是湖北地区传播马列主义和党的活动的重要基地,黄安县最早的党组织亦成立于此。

当时,流传在武汉中学的马列著作和进步书籍很多,张行静对此逐渐产生了兴趣,常常是手不释卷。一天,他得到了一本《共产党宣言》,如获至宝,每读一句,都用笔在旁边做上“0”的记号,并写下了万余字的读书笔记。

马列主义的熏陶和董必武、陈潭秋等同志的教育与培养下,张行静思想进步很快,于进校的第二年就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学生中党的主要活动分子之一。

1926年夏,张行静被董必武派回黄安宣传革命,公开职业为教员,先后在二程区张杨家、张家冲(现属华家河镇)等地教书。他从武汉带回了许多马列著作和进步书刊,其中包括《共产党宣言》、《俄国十月革命宣言》、《俄国新经济政策》等,在乡村中广泛传播。回家的当晚,他利用本村群众在一起乘凉的机会,搬来了一张方桌,坐在梓油灯下,以介绍在汉所见所闻的趣事为引子,进而向农民灌输革命思想。因当地是山区,与外界几乎没有什么接触,人们见回来个"洋学生"(当地农民对在外地读书人的称呼),自然引起很大的震动,何况张行静讲的新鲜事儿,许多是前所未闻的,所以一经传开,听讲的人愈来愈多,逐渐由本村扩大到周围好几个村子。

1927年春,张行静调到国共合作的国民党黄安县党部,参与黄安县农民自卫军的组建工作。他将本村的张国祥、张玉堂带来参加了县农民自卫军,奉命率农民自卫军一部捉拿了张英庭等罪大恶极的土豪劣绅。由于他工作出色,不久即补选为县农民协会执行委员。当时,河南光山红枪会势力很大,为豪绅地主所控制,他们害怕黄安、麻城农民运动继续向北发展,经常聚众持械南下,烧、杀、抢劫,少则百余人,多则数千人,使黄安七里、紫云和麻城乘马等区的民众人心惶惶。黄安、麻城两县分别组建防务委员会,成立农民自卫队,对红枪会进行反击,战争持续不断。为了解决红枪会问题,黄安、麻城、光山3县国民党县党部、县政府、县农民协会,于1927年6月24日在黄安县紫云区箭厂河吴氏祠召开和平会议,以谈判的方式面商和议条款。张行静作为黄安县农民协会代表参加会议,与国民党黄安县党部郑遵芳、戴季伦和国民党黄安县长李墨林及其他代表一起,据理力争,达成了以“三县共同拿办土豪劣绅,最低限度亦应驱逐出境”为主要内容的11条协议,为农民运动的发展创造了有利条件。

中共八七会议精神传到黄安后,张行静在其家乡重建了防务委员会,举行了武装暴动,并率乡农协纠察队参加了著名的黄麻起义。

1929年春,党组织派张行静到湖南联系工作。任务完成后,恰逢湖北省委的一位负责人到湖南办事,经湖南省委介绍,张行静见到了这位负责人,并了解到黄麻起义部队已改编为红十一军三十一师,在黄(安)麻(城)光(山)边界地区活动。省委负责人要求张行静回黄安工作,并给中共鄂东特委写了介绍信,还赠送了一块怀表和一支钢笔,同时表示将以省委名义给天津地下党组织去函,说明情况。张行静十分高兴,决心回到家乡大干一场。

农历三月下旬,张行静乘火车到广水下车,走到河口附近的曾家院子,被当地“清乡团”发现,不幸被捕。消息传到张必贵村,张行静的父亲张尔訚和乡亲张敦焱、张继贤、张行盛、张尔侯等到河口看望他,试图保释,但遭拒绝。

第四天,"清乡团"将张行静押至黄安县城。救子心切的父亲张尔訚在乡亲们的帮助下,筹措了300多元大洋,与张敦焱、张继贤等乡亲,心急如燎地的赶到县城,想打通关节,将其保出。敌旅长企图通过他劝降张行静,借此扩大反共宣传,便对张尔訚说:“你儿子是共党要人,无论多少钱也难以买走。他是读书人,知情达理,干什么不行,非要去共产?念他一时糊涂,又满腹经纶,给他指条路,只要他写篇《劈共论》,登在报上,不仅立即释放,还可到我旅做官”。为人憨厚的张尔訚不知是计,探监时将敌旅长的这番话一字不漏地转告儿子。张行静听罢,责怪父亲不该花钱去见国民党的旅长,更不该轻信敌人的花言巧语。他说:“爸,儿子不孝,连累了你和乡亲们!儿子参加共产党,这条路是对的。那么多的工友、农友拥护共产党,还能错吗?要我写《劈共论》,背叛共产党,背叛工友、农友,那才是罪过!”

敌人诱降失败,便以上压棍、灌辣椒水、用皮带抽打等种种手段,威逼他退出共产党,并限期交出《劈共论》。张行静宁死不屈,厉声斥道:“老子生是革命人,死是革命鬼,革命不怕死,怕死就不会革命,要命有一条,要我脱离共产党,写《劈共论》,永远办不到!”

在狱中,张行静思念亲人,曾给妻子写了封信,并附诗一首:

人在监牢意欲回,三更梦后见妻归。

脚伸一醒仍在狱,泪淋衣湿异常悲。

中共黄安县委和鄂东北特委、红十一军三十一师得知张行静入狱的消息后,决定由刘华山、高建斗和叶耐青率教导队到县城劫狱。5月17日凌晨2时许,教导队在潜伏在城内的两名共产党员的接应下,进人县城,但在接近监狱处时被敌人发觉,劫狱行动失败。

敌人害怕了,定于5月18日处死张行静。临刑前,敌旅长在县衙大堂上再次诱降张行静,说:“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如执迷不悟,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张行静振了振遍体鳞伤的身体,大声说:“我的回答早已说完,今天倒要你们答复几条:第一,给我备上三斤酒,我要死得红光满面;第二,我要书家信一封,让家中明白,行静死得光明正大第三,革命者一人做事一人当,不许你们加害他人;第四,我是共产党员,死前要呼口号,你们在场的人都要跟着喊!”

他的话,使站立在大堂两侧的敌人为之变色。


      人生一世万千差,

继承光荣革命家。

生不投降当叛逆,

愿随先烈葬黄花。


1929年5月18日上午10时许,张行静挥笔写完附在家信上的这首遗诗后,高呼:“共产党万岁!革命成功万岁!”的口号,在黄安城东门外下屋秦家岗英勇就义,时年29岁。


 



版权为 红安网 www.redhongan.com 鄂ICP备08007828号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主办: 中共红安县委 红安县人民政府 承办:红安县融媒体中心
新闻热线:0713-5182570 E-mail:redhongan@163.com
地址:湖北省红安县红金龙大道广播电视大楼 邮编:438400 
Copyright © 2007-2018 redhong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鄂公网安备 421122020000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