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红安概况    新闻中心  红安视频  经典红安  招商引资  红安党建  文化旅游  专题网站
大别山红色家风故事展播之二十五——徐深吉
发布时间:2019-07-27 17:07    作者:·    来源:红色家风办公室


誓死抗争的风骨  永不熄灭的烛光

——红安籍中将徐深吉将军家风故事

徐深吉将军,湖北省黄安(今红安)县人。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人民解放军优秀的政治工作者,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88年,获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心中有向往  奋起抗争旧势力

徐深吉将军于1910年1月31日出生于湖北省红安县(原黄安县)七里坪镇徐家河村,早年家境殷实,读过3年私塾。后来,由于家庭变故,生活状况每况愈下,9岁时便开始下地干活,被迫早早地挑起家庭生活重担。尽管他家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但由于当时处于北洋军阀横征暴敛、封建地主阶级当道的黑暗社会,平民百姓除要承受天灾和沉重的地租外,还要向当地恶霸劣绅交纳鸡、鱼、柴、油各种“小稞”,负担无偿劳役等,一家人始终难以摆脱贫寒家境。

小时候的徐深吉,不甘心屈服黑恶旧势力的欺凌。1926年,16岁时的徐深吉便与父亲徐必名一道加入了当地农民协会领导的农民义勇队,成了名副其实的战场父子兵。1927年11月13日,徐深吉身背大刀,手握梭镖,身佩红色布带(起义军标志)参加了著名的黄麻起义。起义胜利后,由于国民党部队的镇压,当地农民协会和农民义勇队被迫转入秘密活动。有一天,上级派共产党员高建中和郑伊川两人,以乡村教师名义秘密来到徐家河村,召开群众大会,揭露国民党背叛革命、与人民为敌的真相,号召民众继续拿起武器,保卫土地革命的成果。集会临近结束时,突然接到报告,发现驻扎在邻村古峰岭的国民党军1个连,已经将徐家河村团团围住,并叫喊着要活捉穿长袍的“共党”分子,情况十分危急。

时任乡农民协会土地委员的徐必名当即决定,立即疏散群众,并对身边的儿子徐深吉说道:“深伢子,咱爷俩快把他们两人的衣服换下,向村西跑,把敌人引开。”说完,父子俩换上高建中和郑伊川的衣服,朝村西跑去。正在挨家挨户搜查的国民党兵,看到有穿长袍的人向村西跑去,便叫嚷着:“‘共党’分子跑了,快追!”徐深吉父子凭借对周围环境的熟悉,三绕两窜便甩开了国民党追兵。之后,又回到村内,将高建中、郑伊川两人从村东安全转移。这一事件体现了徐将军父子二人敢于斗争、不畏牺牲的英雄主义气概,从另一个侧面也反映出徐家甘于奉献、舍己为人的良好家风。

1930年8月,徐深吉联络本村8名青年,毅然告别亲人,离开家乡,参加鄂豫皖边区的红军。在其戎马生涯中,共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163场,从一名普通的红军战士逐步成长为解放军的杰出将领。

心中有正义 直面抗争“四人帮”

1966年5月,“文化大革命”内乱开始后,全国陷入严重的社会内乱。运动波及到军队后,许多战功卓著的老将军受到无端的审查和批斗。面对林彪、江青一伙反党乱军的倒行逆施,徐将军不但非常反感,而且清者自清,要求自己参加的揭发批斗会,能推则推,迫不得已参加时,尽量保持沉默。要求手下参加各类外调的专案人员,实行“三不”政策,做到不说违心话,不写“黑材料”,不开假证明。

当然,这些做法自然引起林彪、江青等反党集团的强烈不满。1967年4月,徐将军被林彪、吴法宪等人定为“阴谋篡夺空军大权的黑干将”“军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此后,便失去人身自由,被任意揪斗、批判,他被迫害波及到全家。夫人徐化民在国家物价委员会工作,被诬为“保皇派”,受到批判;大儿子徐卫河在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学习,因与27名联名写大字报质问江青,结果与其他6位同学一起被关押;女儿徐小溪,在北京工业大学上学,因参加保周恩来、保中共北京市委书记彭真的群众组织,被关押到地下室。更有甚的是,1969年10月18日,徐深吉和家属子女被逐出北京,下放到江西南昌三二O工厂接受劳动改造。

面对如此逆境,徐深吉将军始终坚信自己是清白的,并不时地教育孩子:要相信群众相信党,正义和真理一定会战胜邪恶和谬误,咱们全家要紧密团结,一要学习好,二要劳动好,三要吃好,用良好的身体去迎接胜利的那一天。终于在1973年5月,经过周总理的亲自过问,徐深吉将军回到北京,担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军区党委常委,分管军务和动员工作。家人在他的谆谆教诲下,放下包袱,全身心地投入到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勤恳工作。

1984年,徐向前元帅对于徐深吉将军的坚持原则、宁折不弯的骨气、清正廉洁的品格,用手录于谦的《咏石灰》赠送给他,并亲自题注:“于谦之石灰咏,余甚喜之,特书之赠深吉同志并请指正。”后来,这一段将帅之间以诗传情的佳话故事,在全军广为传颂。

心中有真情  委婉拒绝走后门

“老根据地对革命确实作过很大的牺牲和贡献,只要有办法我一定努力办,只是党中央三令五申不许走后门,加之我同地方关系太少,实在想不出办法,很感对不起,请多加原谅。”,这是徐深吉将军在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时,给他家乡红安的弟弟徐深朗写的亲笔回信中的内容。在信中,徐将军婉转地拒绝了家乡亲人想通过他走后门搞一台农用机和一台汽车的事,足见徐将军坚持原则和大公无私的优秀品质。不过信的内容,字字句句却充满了徐将军对家乡深深的眷恋,对亲人的无比思念。信的末尾有这样一段话,“前些天我给干娘寄去30元人民币,请转告她老人家收到后,来一回信。春节将至,请代向公社同志和各乡亲致意,并祝你全家。”

本族至亲要求走后门办事可以委婉拒绝,但自己却私掏腰包慰问家乡亲人,深刻反映出徐深吉将军于公拒占、于私慷慨的高风亮洁的家国情怀。

心中有大爱  悲歌抗争旧习俗

徐深吉将军在耄耋之年,仍抱病领导编写、修改红四方面军战史外,还组织撰写了《徐向前在红四方面军》《七里坪决战》《春天的战斗》等数十万字回忆录。1995年1月31日,徐深吉将军在85岁诞辰之际,挥笔题诗道:人生七十不算老,惟憾平生奉献少;续发余热再奋蹄,组织修订战史稿。同心伏案十五年,六百万言书印好;劳动受益于心身,八五春秋仍未老。他把这首诗夹在书页中,贴在墙上,时刻自勉自励。

2000年8月8日11时55分,徐深吉将军在北京逝世,享年91岁。生前他不遵旧俗,留下遗言:“不开追悼会,不搞遗体告别,身上有用器官献给需要者,遗体献给医学作解剖用,火化后不留骨灰。”追悼会上,原徐向前元帅的秘书、解放军总参三部的政治部主任李而炳同志亲手点燃两枚特制的大型蜡烛,一支专为他照亮送行,一支象征徐将军的精神永不熄灭。随后徐将军的家人遵照他的遗愿,将他的骨灰全部撒在北京西郊的虎头山上,让这个农民的儿子最终回归到大地母亲的怀抱,不留遗憾。


 



版权为 红安网 www.redhongan.com 鄂ICP备08007828号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主办: 中共红安县委 红安县人民政府 承办:红安县融媒体中心
新闻热线:0713-5182570 E-mail:redhongan@163.com
地址:湖北省红安县红金龙大道广播电视大楼 邮编:438400 
Copyright © 2007-2018 redhong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鄂公网安备 421122020000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