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红安概况    新闻中心  红安视频  经典红安  招商引资  红安党建  文化旅游  专题网站
那些年我们干过的农活,你会几样?
发布时间:2018-08-03 16:09    作者:李三清    来源:


我是红安人,生在农村,长在农村,因此我与农活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有了复杂的情感经历。

【放 牛】

农村出来的人,应该没几个人没放过牛。农村人起早摸黑干农活,年龄稍大点的哥哥姐姐要跟着大人下田地,放牛的任务一般就交给小一点的弟弟妹妹了。我在家排行老三,最小,所以放牛的日子最多。

冬天,牛吃干枯的稻草,只有怀孕的母牛才能享受枯稻草包黄豆的待遇。放牛的时节是春夏秋,分散放和牵着放。散放就是把牛牵到有一大片青草的荒田或荒地,在牛绳的末端系一根铁楔,用石头把铁楔钉在地上,让牛自由地吃饱。

小时候,我最喜欢散放着牛,这样我就有大块的时间坐在旁边看书。那时书籍很少,读的大多是和同学、老师软磨硬泡才借来的文学名著,如《简·爱》、《战争与和平》等。有时一本书看完,我陡然发现暮色四合,倦鸟归巢,牛的两边肚子都已鼓胀胀的,赶紧牵着牛往家赶。

有一次,我看书看忘记了,牛跑不见了,我就满山满畈地找,却怎么都找不到,急得大哭,最后发动全村老少帮忙,才在相距五六里路的一个村子里找到。爸爸气得把我的书扔了,我也很后怕:万一牛丢了,靠什么来耕田、打谷啊?

造访荒田荒地的人和牛多了,草来不及长,牛就要饿肚子了,所以大多数时候,我还是要牵着牛到种有庄稼的田地边,让牛吃新鲜细嫩的草。我一手牵着牛绳,一手拿一根竹条子,如果牛偷吃庄稼,就用竹条子打它。

【种花生】

清明前后,种瓜种豆。每年清明节前后,天气回暖,我家就开始种白地(上一季没种庄稼的空地)花生。父亲用锄头打出一行行整齐又匀净的坑,我在旁边帮忙点种:往挖好的土坑里丢花生米。点种是种花生最轻松的工序,但并不简单。它要求眼疾手快,一要准,二要稳。花生米要稳稳地丢在土坑的正中央,落在坑沿上的,盖土时太浅,会被鸟儿啄食掉。

点完种后,我学着大人的样子,用锄头给花生盖上一层细细的土。一天下来,我的双臂酸痛不已,两只手掌也磨出了血泡,一碰就生疼。

四月中下旬,白地花生种完了,勤劳的红安人又在刚谢花的油菜地里种起花生来。这可是个苦累的活儿。我蹲在茂密的油菜地空隙里,右手用一尺多长的小锄头在油菜杆的间距里,挖一个小坑,左手从上衣口袋摸出三四颗花生米,丢在坑里,右手用锄头快速地前后挖两锄土,掩上土坑,一蔸花生就种成了。

【薅花生草】

随着花生发芽、长叶、成株,杂草也开始疯长。那时,农村很少打除草剂,都是用手拔草,用锄头薅草,我们家的花生一般要薅三次草,直到花生开出黄色的星星点点的小花,准备“下带子”(结果)为止。

有时,薅第三次时,草已经很少了,我觉得用手拔一下就行了,奶奶却非要坚持用锄头挖一遍。她说:“人哄地,地哄人。多挖一次,土‘泡’(疏松)些,天干雨少的话,抗旱些,花生结得多些。”因为奶奶的坚持,我家的花生产量一般都比别人家高些。

【扯花生】

九月份,当花生藤叶开始大面积出现麻点时,就可以扯花生了。只见父亲弯下腰,两只手紧紧地抓住花生藤,用力往上一提,抖掉花生上的土,将花生藤整齐地摆放在身后的地上。

土地干湿适宜时,扯花生就很顺利。要是遇上干旱年,可就遭罪了。父亲对准一蔸花生藤,挥起两头都锃亮的羊羔(锄头的一种),用力一拉,花生藤便脱离了土地。他弯下腰,用右手抓起花生藤,使劲地将根部的干土撞击在羊羔把上,丢在身后,再用一尺多长的小锄头在刚起的土坑里挖几下,把断带的、掉落在地上的花生捡起来,放进身边的竹篮里。

挖花生是个磨人的活儿,“秋老虎”毒,地越晒越干。为了抢时间,父亲天刚蒙蒙亮就出门,直到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才回家。

摘花生一般是利用中午休息、晚上或者下雨天不能扯花生的时间,左手抓住花生藤的根部,来回摇动把土抖掉,再把花生带子对齐,右手使劲一揪,顺手丢在箩筐或竹篮里。手劲小的孩子摘起来很吃力,半天下来,细嫩的小手会被勒出几道印子。有些勤快的小孩摘不动花生,就用嘴咬,弄得满嘴都是泥土,让大人哭笑不得。

【插早稻秧】

家乡有句俗话:“不栽五一秧。”意思是早稻秧要在五一前插下去,不然稻谷生长的季节短了,会影响收成。

一场春雨后,水田里灌满了水。辛勤的男劳动力赶着水牛,拖着犁靶,把田犁一次,靶两次,洒下复合肥,男人的吆喝伴随着水牛的喘息,水田被整得平整如镜,再从秧田里把秧苗扯出来用稻草扎成一把把的,用秧担挑到水田边,将一把把秧苗均匀地抛入水田,然后下田,卷裤挽袖,解开捆着的秧苗,就可以插秧了。

印象中最深刻的一次是下着雨,爸爸非要我和哥哥去插秧。我撒娇,不肯去,还顶嘴,爸爸生气地打了我一巴掌。最后,我头上戴着斗笠、上身和腰上穿着用化肥袋里面那层塑料薄膜做成的雨衣和雨裤,一边哭,一边在田里插秧。四月的雨天,气温有点低,手脚泡在水里,还有点冷。

【割油菜】

每年到了立夏或小满节气,油菜壳开始慢慢变黄,油菜籽也大部分都成熟了,红安农村随处可见这样的情景:头顶麦草帽、穿着破旧衣服、手拿镰刀的农民撸起袖子,弯着腰,在田间不停地挥舞着镰刀。为了不让成熟的油菜籽在收割时洒掉,一般要趁露水未干的清晨来收割。

油菜割完后,需晾晒1-2天,待菜籽晒干后,就可以打菜籽了。选个有太阳的好天气,在空地里铺上一块大的塑料布,将晒干的菜籽杆放在一大块厚的塑料布上,用脚踩,再用“连枷”不停地敲打,直到菜籽粒全打出来。打油菜籽要选择太阳大、温度高的时候,这样打出来的菜籽可以晒一会太阳,能保证干燥,不会发芽。打完后还要筛选,有的人用粗筛子筛,有的则直接用手反复筛选,去掉油菜籽壳,只留下乌黑发亮的油菜籽。

割油菜、打油菜籽时最怕遇到蜈蚣。有时你正干得起劲儿,突然手又麻又痛,像针扎一样,火烧火燎,红肿痛痒难耐。那时的人被蜈蚣咬伤了好像很少去医院,觉得既花钱,又耽误干活的时间,一般就是用清水洗洗,挤出毒血,搽点万花油,然后等它自己慢慢好。小孩子还可以休息下养伤,大人们大多是拖着受伤的手或脚继续干活。

【割谷】

割谷是农活中最累、最苦的一种,尤其是七八月份“双抢”的时候,又晒又热。

割谷一般要用刀口是一排锯齿的工具——“砂镰”。人弯下腰,左手抓住几棵谷蔸上半部分,右手顺势用砂镰往谷蔸上一划,“唰”的一声,几棵稻谷就割下来了。割稻谷时节,只听见田里有节奏的“唰唰唰”的声音,一会儿就“消灭”了一大片。

农村孩子小时候也许都有过故意把自己的手或脚割伤,以逃避割谷的经历吧。记得七八岁时,我第一次割谷,新鲜劲过后,就想偷懒,我故意用砂镰把手划伤,然后等奶奶叫我回家。

奶奶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放下砂镰,在田埂边寻几棵止血草,双手搓揉出汁水,把止血草按在我受伤的手指上,又顺手从上衣衣角扯下一块布条,将我的手指包扎好,然后叫我继续割谷。看我的“奸计”未得逞,哥哥姐姐也老老实实地割起谷来,从此,我们都不敢再偷奸甩滑了。

稻谷割完后,一般要趁大太阳晒两天,再用稻草做的“要子”(草绳)捆成“草头”,用“冲担”(扁担的一种,中间木质,两头尖尖的、金属制)挑回稻场。

割稻后,最怕稻谷还没晒干,就碰上连阴雨。稻谷打湿了,田里都是水,只能把稻谷抱到田埂和山边空地上晾,有时还没晾干,又下雨,就要等天晴后把贴地的湿的那一面翻过来晒,叫做“翻铺”。

种田“望天收”,看天气,碰运气。“双抢”时节,每天晚上七点半的天气预报是必看的,不过天气预报总有不准的时候,有时播的是晴天,午后却突然狂风大作,黑云翻卷,这时在家吃饭或者午休的农民便立刻冲到田里,抢着收谷、捆谷,和时间赛跑,尽量在落雨前多捆一捆,多挑一担。有时,谷还没从田里抢起来,倾盆大雨就落下来,有的人冒着雨继续抢,没人计较衣服淋湿了,满身是泥水,没人想过会不会感冒……

【挑草头】

挑草头是农村最累最重的活,一般是家里的男主人完成。有的家庭没有男劳动力,女人就只好挣扎着上阵。

草头是捆好的还未脱粒的稻谷,根据个人习惯和力气,可以有大有小,有重有轻。我家的草头通常是一两百斤一担,爸爸担心我们受压不长个子,所以家里的草头都是爸爸一个人挑完的。二十多年,累计起来应该有一万多担。

【打谷】

草头挑到稻场上后,均匀铺开,男主人赶着牛,拖着石磙,碾几次后,用“扬叉”把稻草翻一遍,再赶着牛,拖着石磙,碾几次,等稻草上的稻谷脱干净后,就把稻草捆起来,把稻谷聚拢来,扬谷。

扬谷是把瘪谷、土和饱满的稻谷分离。扬谷是门技术活,要有风,还要顺着风扬,一般是家里的男主人完成。

【晒谷】

为了谷晒得干透、均匀,午后,我要光着脚丫把满稻场的谷“踢”成“回”字形,稻场晒得发烫,脚踩在上面像在火上走过一趟。

扬好的谷要晒两三天,才能完全晒干、晒透,所以有些晚上稻谷就会被聚拢在一堆,白天再又摊开晒。为避免稻谷被偷,就需要人晚上值守。守谷的那几天,爸爸穿着长袖长裤,倚靠在稻草堆旁睡觉。也许是白天太累了,尽管蚊子成群,他竟能睡得着。

【插晚稻秧】

立秋之前插晚稻秧。奶奶年纪大了,爸爸要犁田、靶田、挑草头、挑秧……所以五六亩水田插秧的活儿几乎都落在哥哥和我身上。刚开始,我们叫苦不迭,觉得这是不可完成的任务。

我家屋后的一个邻居,虽然年纪比我爸爸只大几岁,但按辈分,我要叫她奶奶。她插秧的速度是全村最快的。

我好奇地问她:“你为什么插秧比别人快?”她说:“我插秧并不比任何人快,只是每一‘衣’秧,我只要弯下腰,就从来不直腰。因为你直一次腰的话,你就会想直第二次、第十次、第一百次,我无非是在别人直腰的时候,继续插秧。”

她的话让我们恍然大悟:“不怕慢,只怕站”。按照她的方法,我和哥哥尽量少直腰,果然效率高了不少。

在后来的求学生涯和工作中,每当遇到困难和压力时,我就会想起这位奶奶插秧的经验,提醒自己勤能补拙,要想在人群中脱颖而出,就要比别人付出更多的努力。

……

上面这些农活,你干过几样呢?由于篇幅限制,有些没写到的农活,欢迎大家留言补充。

后记:

那些年,或许是我一生中流汗最多的几年,也是我身体最棒的几年。

写下这些文字的初衷,不是放大过去的艰辛和苦难,而是提醒自己不忘来时路,不忘自己是红安人,不忘吃过的苦,受过的累,好好珍惜现在的生活。

作者简介:

李三清,湖北红安人在张家界,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微信号:18302132532。微信公众号:李三清的紫竹林(lisanqing2015)。

 



版权为 红安网 www.redhongan.com 鄂ICP备18020062号-1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主办: 中共红安县委 红安县人民政府 承办:红安县融媒体中心
新闻热线:0713-5182570 E-mail:redhongan@163.com
地址:湖北省红安县红金龙大道广播电视大楼 邮编:438400 
Copyright © 2007-2018 redhong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鄂公网安备 421122020000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