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红安概况    新闻中心  红安视频  经典红安  招商引资  红安党建  文化旅游  专题网站
李先念
发布时间:2018-09-04 18:50    作者:.    来源:红安网整理




李先念(1909年6月23日 --- 1992年6月21日 ),生于中国湖北黄安(今红安),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国家的卓越领导人。他的一生,是光辉的战斗的一生。他在66年的革命岁月中,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为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事业,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赢得了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的崇敬和爱戴。

为实现“川陕甘计划”,策应中央红军北上,1935年3月28日,红四方面军发起强渡嘉陵江战役,开始了大规模的战略转移——长征。长征途中,李先念受徐向前的命令,率部迎接党中央和红一方面军,实现懋功会师;坚决维护党和红军的团结,积极支持朱德、刘伯承、徐向前等反对和抵制张国焘的分裂主义;率西路军余部翻越祁连山,深入冰天雪地、杳无人踪的原始森林,继而穿越被称为“死亡之海”的茫茫戈壁,经历了极其艰难而曲折的斗争。

毛泽东称李先念:果真英雄少年

1935年14日,毛泽东、朱德率领军委纵队翻过夹金山,到达达维镇,与专程前来迎接中央红军的红四方面军第9军25师胜利会师。会师的喜讯,很快传遍了一、四方面军的机关、连队和川西北的县城,夹金山下沸腾了。

6月16日,毛泽东等中央领导同志在一座法式建筑的天主教堂内,会见了红三十军政委李先念。

毛泽东那有力的大手紧紧握住李先念的手,上下打量,连声说道:“名不虚传,果真英雄少年!”



李先念第一次见到毛泽东等中央领导,显得十分激动。

毛泽东代表党中央和中央红军,对四方面军全体指战员表示亲切的慰问,同时充分肯定四方面军的成绩,给予了很高评价。他说,过去两支红军独立作战,力量分散,现在好了,两支力量合在一起,我们的力量就更大了。

随后,毛泽东打开桌上的军用地图,边看边问,岷(江)嘉(陵江)地区的气候怎样?地理条件如何?人民目前的生活状况?毛泽东以十分亲切的目光望着李先念,期待着回答。

李先念如数家珍:岷、嘉两江之间地区,山间平坝子多,物产丰富,人烟稠密,居民以汉族为主,也有羌族和藏族,部队的给养与兵源估计都不成问题。从战略地位上看,东连川陕老根据地,北靠陕甘,南接成都平原,可攻可守,可进可退,回旋余地大。红军如果进入这一地区,有了立足之地,可以休整补充,恢复体力,再图发 展。趁现在茂县、北川还在我军控制之下,可以打回去,否则,再打过岷江就难了。

毛泽东听得很投入,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李先念补充道:“我们来懋功的路上,人烟稀少,只看到少数藏族牧民,筹粮很难,大部队久驻无法解决给养。大小金川和邛崃山脉一带,高山连绵,谷深流急,大部队很难运动,不容易生根立脚。向西北去条件更差。依我看,无论从地理条件、群众基础,还是红军急需休整的实际情况和发展前途看,两军会师后应向东北方向,首先是向岷、嘉地区发展比较有利。”李先念毫无保留地发表自己的看法。

“好!说得好,很有见解,真知灼见呀!”毛泽东对李先念大加赞许。

1984年6月15日,时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主席的李先念对哈里森•索尔兹伯里讲当年的情形:“我们到后,他们(指红一方面军)跟着就到了,没想到他们来得这么快。尽管我们做了很大努力,也只给他们补充了一千多人。确切地说,做得太不够了。”



李先念回忆:

徐向前发脾气说“哪有红军打红军的道理”

1935年8月31日,李先念率红三十军攻占包座。9月1日,徐向前、陈昌浩、毛泽东当即致电朱德、张国焘,催促正在阿坝的左路军向右路军靠拢。同时,徐向前、陈昌浩还令红四军派一个团,准备带上马匹、牦牛、粮食,穿越草地去迎接左路军。

但左路军撤离阿坝,刚进入草地,张国焘便借口噶曲河涨水,不能徒涉和架桥,令部队分三天返回阿坝。并致电中央反对北上,称:“再北进,不但时机已失,且恐多阻碍。”“右路军即乘胜回击松潘敌,左路备粮后亦向松潘进。”这样,红军是北上还是南下的分歧,便开始明朗化。

为争取左路军北上,中央和徐向前、陈昌浩多次致电张国焘,陈说利害,但张国焘置若罔闻,一意孤行,坚持南下。



党中央为了贯彻既定的战略方针,于9月9日连夜行动,率领第一、第三军先行北上。次日凌晨有人来报告,徐向前、陈昌浩才知道。李先念在包座接到指挥部的紧急电话,让他火速来巴西。李先念后来回忆说:“我去后,看到大家的脸色很难看,气氛很阴沉,好像太阳都无光了,人都发呆。陈昌浩对我说,一方面军连夜走了,我也傻了眼。当时有人打电话请示追不追?陈昌浩接到电话,就问徐帅,徐帅发了脾气,说哪有红军打红军的道理,谁要追击就枪毙谁!当时,就是我和徐、陈、李特四个人在指挥室里。”第一次遇上如此重大的事件,而且来得如此突然,李先念毫无思想准备,心情异常沉重。

9月下旬,李先念、程世才率红三十军撤离包座,抵巴西、班佑会同总指挥部等再次穿越草地。进入草地后的一天,徐向前同李先念坐在个小山包上边休息边抽烟,徐向前忽然冒出一句:“我就不明白,红军和红军闹个什么劲!一个北上,一个南下,究竟哪个正确,我也搞不清楚!”李先念说:“总指挥,我们还是讲团结,维持现在的局面吧!”徐向前和李先念的心是相通的,都对张国焘反对北上,命令南下不满。

右路军第二次穿越草地,又牺牲了不少指战员,兵力损失近四分之一,红三十军由八个团变成了六个团。抵毛儿盖略事休整后,翻越打鼓山、梦笔山两座雪山,于9月下旬抵党坝、松岗地区,与左路军会合。



10月5日,张国焘在卓木碉召开高级干部会议,公开打出分裂的旗帜,另立中央。朱德、刘伯承、徐向前、李先念等均进行了坚决而灵活的抵制和斗争。会后徐向前向张国焘表示,不赞成另立中央的作法。他说:“党内有分歧,谁是谁非,可以慢慢地说,总会说通的。把中央骂得一钱不值,开除这个,通缉那个,只能使亲者痛、仇者快,即使中央有些作法欠妥,我们也不能这样搞。现在弄出两个中央,如被敌人知道有什么好处嘛!”此后,他借口“头痛”,极少出席张国焘召开的会议。李先念也曾明确向徐向前、陈昌浩表示:“我们现在有党中央,为什么还另立中央?一国不能有二主嘛!”张国焘分裂主义不得党心,不得军心。在党中央耐心说服教育下,在朱德、刘伯承、徐向前等人的坚持斗争下,张国焘最终被迫取消另立的中央,并同意北上。

徐向前称李先念:临危受命 处变不惊

1936年10月,红四方面军一部奉中共中央和军委的命令西渡黄河,执行宁夏战役计划。不久,改称西路军,挺进河西走廊,按照中央及军委的战略部署,创建河西根据地,并伺机打通国际路线。在以后四个多月的时间里,西路军广大指战员在陈昌浩、徐向前等领导下,以大无畏的革命英雄气慨,忍饥熬寒,披坚执锐,慷慨悲歌,喋血沙场,与数倍于己的优势敌军殊死拼搏,先后歼敌2.5万余人,有力策应了河东红军和友军的战略行动。但是,最后终因众寡悬殊、疲兵屡战、弹尽粮绝而惨遭失败。

1937年3月7日,敌集中五个旅以上的兵力,采取集团冲击方式,向西路军阵地发起猛烈进攻。李先念、程世才率部迎战。红八十八师首当其冲,激战一天,指战员们打退了敌人的多次进攻,阵地巍然屹立。师长熊厚发左臂被打断,仍一直坚持指挥战斗。9日晚,敌以数团兵力发起强攻,占领了南流沟、西流沟中间地带,不仅将红三十军与红九军的阵地隔断,而且将程世才、熊厚发率领的红第二六八团包围,情势极为险恶。李先念得知情况后,从自己激战的阵地抽出一个营,在敌后发起进攻,接应程世才他们。在李先念派兵接应下,第二六八团的指战员,狂飚般地扑向敌阵,冲破敌两道防线,终于突出重围。



进入祁连山的梨园口,红三十军又面临了一次生与死的挑战。为掩护李先念率红三十军展开战斗,徐向前令前卫红九军抢占山口两侧的制高点,进行阻击。在军政治委员陈海松的指挥下,红九军近千名指战员面对潮水般一波又一波冲击的敌人,毫无惧色,用刺刀、用大刀、用枪托、用石头,与敌殊死搏斗……不到半日,红九军近千名指战员几乎全部壮烈牺牲。接着敌人一齐压向红三十军阵地,为了徐向前和总指挥部机关的安全,李先念、程世才各率一部兵力,猛烈阻击马匪,激战终日后连夜向康龙寺转移,天亮后至石窝山前一带。

刚到石窝,马匪几个旅的追兵又接踵而至,西路军有被敌骑兵分割围歼的危险。李先念、程世才见此情景,心急如焚,命令部队火速控制高地,以第二六七团为右翼,第二六五团为左翼,第二六三团为正面,第二六八团为预备队,坚决顶住马匪军的进攻,掩护徐向前和总部机关上山。红三十军与敌激战大半天,多次击退敌人的冲锋。黄昏前敌发起最后猛攻,部队实在无力抵抗下去。首先是第二六七团受到严重损失,接着第二六三团和第二六五团的阵地也被敌突破,无奈之下,李先念准备拼死一搏,后被指战员强行撤下阵地。



当晚,在石窝山上陈昌浩主持召开了师以上干部会议。等徐向前、李先念、程世才等从战地赶来时,会议已经开始,部队吃了前所未有的大败仗,几乎全军覆没,大家沉痛万分,心如刀绞,难过得说不出话来。陈昌浩含着热泪宣布了军政委员会的决定:一由徐向前、陈昌浩离队回陕北,向党中央汇报情况。二由李卓然、李先念、李特、曾传六、王树声、程世才、黄超、熊国炳八人组成西路军工作委员会,李先念统一军事指挥,李卓然负责政治领导。

事后李先念回忆说:“当时要把西路军剩下的3000余人,交我统一指挥,我心中无底,所以非常希望徐帅能够留下。但组织上已经作出决定,也很难改变了。当天我们送了徐向前、陈昌浩同志一程,就挥泪告别了。”

徐向前元帅在他《历史的回顾》一书中对此作了高度评价:“李先念同志受命于危难时刻,处变不惊,为党保存了一批战斗骨干,这是很了不起的。”


 



版权为 红安网 www.redhongan.com 鄂ICP备08007828号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主办: 中共红安县委 红安县人民政府 承办:红安县融媒体中心
新闻热线:0713-5182570 E-mail:redhongan@163.com
地址:湖北省红安县红金龙大道广播电视大楼 邮编:438400 
Copyright © 2007-2018 redhong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鄂公网安备 42112202000030号